红包麻将下载安装

慕生忠:一位將軍的哲學 (上)

2019-08-30 10:20:03 來源:
在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爾木市的將軍樓主題公園內,有座漢白玉的半身雕像,一位將軍身著戎裝,目光堅毅,凝視遠方。經常有軍人和當地少數民族群眾前來憑吊,滿懷敬意地把哈達搭在將軍的雕像上。

這位將軍,就是被譽為“青藏公路之父”和“格爾木市奠基人”的慕生忠。

回望歷史,1953年春,為了從根本上解決西藏物資供應問題,發展建設西藏,鞏固西南國防,慕生忠遠赴北京,主動請纓要求帶領人馬修筑青藏公路。因為國家沒有這個項目計劃,慕生忠的提議遭到了交通部的拒絕,但在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的彭德懷支持下,國務院最終同意了這一申請,并撥付了修路的資金30萬元以及汽車10輛,鐵锨、鐵鎬等工具3000把。

1954年5月11日,青藏公路從格爾木開始動工修建,擔任青藏公路筑路總指揮的慕生忠帶領由19名干部、140名民工(后來增至1200名)組成的筑路大軍,每人一把锨、一把鎬,在高原上開啟了艱難的征程。

青藏公路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年平均氣溫只有零下5攝氏度,永凍土層厚達120米,空氣中的含氧量不及海平面的一半。惡劣的自然條件再加上裝備和物資不足,公路每往前推進一米,筑路者的身體和意志都面臨著極大的考驗。

當年12月15日,歷時7個月零4天,這支筑路大軍讓青藏公路穿越了25座橫亙高原的雪山,開辟了一條連接祖國內地與西南邊陲的通天大道,在當時創造了用最快的速度、最低的成本修建世界上海拔最高公路的奇跡。

在2006年青藏鐵路通車以前的52年間,西藏85%以上的軍用和民用物資都是通過青藏公路運往西藏的,這條公路為西藏經濟社會的穩定和繁榮,為維護祖國邊疆的安定作出了重要貢獻。

在將軍樓公園內的將軍樓、慕生忠將軍紀念館等處參觀、瞻仰,不時可以遇到前來接受廉政教育和國防教育的干部以及普通群眾,人們仿佛又重新走進了那個激情燃燒的歲月。而在慕將軍的事跡中,讓筆者印象尤為深刻的是,這位從小只念過幾年私塾,擔任著政委職務的將軍在修路過程中幾次講到哲學、講到辯證法的故事。

1957年12月9日,在中南海接見慕生忠時,毛澤東主席笑著問道:“你慕生忠好大膽,怎敢在杳無人煙的青藏高原上修公路?”

慕生忠回答:“我是按主席的教導調查研究出來的。”

主席又問:“幾千里極少人煙,你向誰人去調查,又如何研究?”

慕生忠答道:“我們是向大自然作調查研究。”

主席聽了很高興,連連說:“科學!科學!”

慕生忠曾用過“艾拯民”的化名,外號“艾大膽”,但他的膽量來自于科學細致的調查。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中央派駐人民解放軍進駐西藏,那時,進藏部隊的物資供應十分緊張,從數千里外馱運物資進藏,1斤面粉的代價相當于1斤銀子,糧食、補給問題成了解放軍能否在西藏站住腳的關鍵問題。慕生忠時任西藏工委組織部部長兼西藏運輸總隊政委,先后兩次率部運送物資進藏。由于沿途氣候惡劣,平均每行進1公里,就要消耗掉12峰駱駝。面對艱難的行路狀況,慕生忠萌生了修一條從青海進藏的公路的想法。

1953年,在他進京申請修路時,國家正在修建康藏公路(現川藏公路),根本沒有修建青藏公路的計劃。慕生忠不僅熟悉青海入藏的條件,還特意實地考察過康藏公路。他認為,康藏公路沿線山大谷深,地質條件差,容易遭受泥石流等地質災害的侵襲,冬天大雪封山期間無法通行,即使修成了,公路保養也很困難。相比之下,在青藏線修路,表面上看是位于高寒、高海拔的生命禁區,但是地勢平緩,終年干燥少雨,公路的修筑和養護都比康藏線有利得多。

慕生忠從實地調查中得出的結論,贏得了老領導彭德懷的支持,他指示慕生忠,修一條自甘肅北部經過柴達木盆地和西藏拉薩直抵印度邊境的公路,并指出“要以戰略眼光完成任務。”

為完成彭德懷的囑托,在自己帶隊修建青藏公路的同時,慕生忠大膽啟用率部起義的原國民黨少將師長齊天然,讓他帶人同時修筑從敦煌到格爾木的公路。

齊天然他們從敦煌出發,把路修到了中國最大的鹽湖察爾汗鹽湖邊上。當地牧民們告訴他們,自古以來就沒聽說有人能從鹽湖上走過去。但齊天然為了完成在慕生忠面前立下的軍令狀,竭盡全力往前修路。他帶領筑路隊伍一邊在厚厚的鹽蓋上修整道路,一邊把挖出來的鹽水澆到平整好的路面上,等鹽水干了就試著把車開過去。就這樣,他們在鹽湖上開出了一條平整堅硬、長30多公里的路面,人稱“萬丈鹽橋”。

后來,有技術人員質疑鹽橋算不算公路,能不能長久利用,理由是教科書上規定,修筑公路時土的含鹽量超過7%就要考慮改線。慕生忠不以為然,對他們說:“你說7%不行,那17%行不行?70%行不行呢?100%行不行呢?你都沒有試過,怎么就能斷定說這鹽橋不算路呢?量多了可以引起質變,鹽不夠的地方拿鹽來解決。科學不是靜止的,科學是在不斷前進的啊。”

很多年過去了,齊天然每每憶及此事都會感慨:“聽著慕將軍這番‘否定之否定’的議論,我深深感到他是在給我上了一堂馬克思主義的哲學課,自此我對他更加敬重了。”

事實證明,慕生忠和齊天然的判斷是完全正確的。后來格爾木還在鹽湖上修了飛機場,如今,青藏鐵路上的列車也是呼嘯著從察爾汗鹽湖上駛過的。

(來源:青海新聞網)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時報 版權均屬海東時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相關新聞

慕生忠:一位將軍的哲學 (上)

在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格爾木市的將軍樓主題公園內,有座漢白玉的半身雕像,一位將軍身著戎裝,目光堅毅,凝視遠方。經常有軍人和當地少數民族群眾前來憑吊,滿懷敬意地把哈達搭在將軍的雕像上。

這位將軍,就是被譽為“青藏公路之父”和“格爾木市奠基人”的慕生忠。

回望歷史,1953年春,為了從根本上解決西藏物資供應問題,發展建設西藏,鞏固西南國防,慕生忠遠赴北京,主動請纓要求帶領人馬修筑青藏公路。因為國家沒有這個項目計劃,慕生忠的提議遭到了交通部的拒絕,但在時任中央軍委副主席的彭德懷支持下,國務院最終同意了這一申請,并撥付了修路的資金30萬元以及汽車10輛,鐵锨、鐵鎬等工具3000把。

1954年5月11日,青藏公路從格爾木開始動工修建,擔任青藏公路筑路總指揮的慕生忠帶領由19名干部、140名民工(后來增至1200名)組成的筑路大軍,每人一把锨、一把鎬,在高原上開啟了艱難的征程。

青藏公路平均海拔在4000米以上,年平均氣溫只有零下5攝氏度,永凍土層厚達120米,空氣中的含氧量不及海平面的一半。惡劣的自然條件再加上裝備和物資不足,公路每往前推進一米,筑路者的身體和意志都面臨著極大的考驗。

當年12月15日,歷時7個月零4天,這支筑路大軍讓青藏公路穿越了25座橫亙高原的雪山,開辟了一條連接祖國內地與西南邊陲的通天大道,在當時創造了用最快的速度、最低的成本修建世界上海拔最高公路的奇跡。

在2006年青藏鐵路通車以前的52年間,西藏85%以上的軍用和民用物資都是通過青藏公路運往西藏的,這條公路為西藏經濟社會的穩定和繁榮,為維護祖國邊疆的安定作出了重要貢獻。

在將軍樓公園內的將軍樓、慕生忠將軍紀念館等處參觀、瞻仰,不時可以遇到前來接受廉政教育和國防教育的干部以及普通群眾,人們仿佛又重新走進了那個激情燃燒的歲月。而在慕將軍的事跡中,讓筆者印象尤為深刻的是,這位從小只念過幾年私塾,擔任著政委職務的將軍在修路過程中幾次講到哲學、講到辯證法的故事。

1957年12月9日,在中南海接見慕生忠時,毛澤東主席笑著問道:“你慕生忠好大膽,怎敢在杳無人煙的青藏高原上修公路?”

慕生忠回答:“我是按主席的教導調查研究出來的。”

主席又問:“幾千里極少人煙,你向誰人去調查,又如何研究?”

慕生忠答道:“我們是向大自然作調查研究。”

主席聽了很高興,連連說:“科學!科學!”

慕生忠曾用過“艾拯民”的化名,外號“艾大膽”,但他的膽量來自于科學細致的調查。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中央派駐人民解放軍進駐西藏,那時,進藏部隊的物資供應十分緊張,從數千里外馱運物資進藏,1斤面粉的代價相當于1斤銀子,糧食、補給問題成了解放軍能否在西藏站住腳的關鍵問題。慕生忠時任西藏工委組織部部長兼西藏運輸總隊政委,先后兩次率部運送物資進藏。由于沿途氣候惡劣,平均每行進1公里,就要消耗掉12峰駱駝。面對艱難的行路狀況,慕生忠萌生了修一條從青海進藏的公路的想法。

1953年,在他進京申請修路時,國家正在修建康藏公路(現川藏公路),根本沒有修建青藏公路的計劃。慕生忠不僅熟悉青海入藏的條件,還特意實地考察過康藏公路。他認為,康藏公路沿線山大谷深,地質條件差,容易遭受泥石流等地質災害的侵襲,冬天大雪封山期間無法通行,即使修成了,公路保養也很困難。相比之下,在青藏線修路,表面上看是位于高寒、高海拔的生命禁區,但是地勢平緩,終年干燥少雨,公路的修筑和養護都比康藏線有利得多。

慕生忠從實地調查中得出的結論,贏得了老領導彭德懷的支持,他指示慕生忠,修一條自甘肅北部經過柴達木盆地和西藏拉薩直抵印度邊境的公路,并指出“要以戰略眼光完成任務。”

為完成彭德懷的囑托,在自己帶隊修建青藏公路的同時,慕生忠大膽啟用率部起義的原國民黨少將師長齊天然,讓他帶人同時修筑從敦煌到格爾木的公路。

齊天然他們從敦煌出發,把路修到了中國最大的鹽湖察爾汗鹽湖邊上。當地牧民們告訴他們,自古以來就沒聽說有人能從鹽湖上走過去。但齊天然為了完成在慕生忠面前立下的軍令狀,竭盡全力往前修路。他帶領筑路隊伍一邊在厚厚的鹽蓋上修整道路,一邊把挖出來的鹽水澆到平整好的路面上,等鹽水干了就試著把車開過去。就這樣,他們在鹽湖上開出了一條平整堅硬、長30多公里的路面,人稱“萬丈鹽橋”。

后來,有技術人員質疑鹽橋算不算公路,能不能長久利用,理由是教科書上規定,修筑公路時土的含鹽量超過7%就要考慮改線。慕生忠不以為然,對他們說:“你說7%不行,那17%行不行?70%行不行呢?100%行不行呢?你都沒有試過,怎么就能斷定說這鹽橋不算路呢?量多了可以引起質變,鹽不夠的地方拿鹽來解決。科學不是靜止的,科學是在不斷前進的啊。”

很多年過去了,齊天然每每憶及此事都會感慨:“聽著慕將軍這番‘否定之否定’的議論,我深深感到他是在給我上了一堂馬克思主義的哲學課,自此我對他更加敬重了。”

事實證明,慕生忠和齊天然的判斷是完全正確的。后來格爾木還在鹽湖上修了飛機場,如今,青藏鐵路上的列車也是呼嘯著從察爾汗鹽湖上駛過的。

(來源:青海新聞網)

红包麻将下载安装 上海快三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怎么做 众信配资 上海快3 p3开机号 配资盘配资 股票配资平台都找股牛网 股票分析网站源码 配资平台千层金 pk10牛牛 国产sm捆绑性爱 3d试机号 钢铁板块股票分析 嵘创信投 上证指数最新年线图 体彩p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