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包麻将下载安装

鄉村醫生申冤30年兩度獲刑兩度平反

2015-04-27 15:56:59 來源:

周爵斌雙腿因遭刑訊逼供遍布疤痕。

“獲罪——平反——再獲罪——再平反”,這是四川省達州市達縣河市鎮醫生周爵斌(現名周覺斌)30年的遭遇。1983年的“嚴打”中,周爵斌被以拐賣人口罪和詐騙罪判刑15年;入獄5年多后,獲改判有期徒刑4年,得以出獄;經多次申訴,周被判處免予刑事處罰;1996年,達縣法院宣告周爵斌無罪;不料,2004年,他卻再次因同一事實獲刑兩年;直到2012年年底,四川省高院提審此案,周爵斌才獲得最終的平反。

蒙冤30年,周爵斌父母雙亡、與妻離婚。如今找回了清白,周爵斌已年逾花甲,他申請恢復工作、補發工資,遲遲得不到解決,而釀造冤案的始作俑者也未被追責。
    飛來橫禍 被指拐賣人口遭逮捕

1954年,周爵斌出生在一個中醫世家,他從小就跟隨父親學中醫,是家傳十三代中醫傳人。周爵斌接父親的班到達縣河市鎮衛生院工作,一直以來,周爵斌勤奮刻苦,在治療疑難雜癥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績。周爵斌覺得,只要不怕吃苦,他就能過上好日子,也能幫到更多病人。

但是,一封投遞到四川達縣公安局的求救信將周爵斌美好的愿望徹底摧毀。

時年20歲的達縣女子王桂秀在求救信中稱,她被一名叫“李木匠”的男子販賣到山東聊城的農村。一同被拐賣的還有她的同學李勝秀。

達縣公安部門對拐賣案進行調查時發現,“李木匠”是王桂秀和李勝秀的同學冷芬在1981年8月10日介紹認識的,“李木匠”的真實姓名、工作單位、家庭住址等信息不詳,無從查找。而最先認識“李木匠”的,正是冷芬的舅舅、河市鎮衛生院職工周爵斌。

周爵斌稱,他是1981年6月在達縣中醫學校進修時認識“李木匠”的,因為只是點頭之交,所以沒問過對方姓名。

同年8月12日,周爵斌在去武漢的火車上與王桂秀、李勝秀和帶她們“去河北找工作、找男朋友”的“李木匠”等3人相遇。周當時是去湖南看母親,但架不住李勝秀要求其護送的要求,便隨3人來到山東聊城。周爵斌返回時,“李木匠”給了他500元錢。由于之前他曾替“李木匠”看過皮膚病,李并未給錢,所以他就收了。沒想到種下了禍根。

王桂秀兩次證實被騙賣不關周爵斌的事。李勝秀也證實,“是李木匠拐賣的,周爵斌沒有參與拐賣”。由于“李木匠”無法找到,達縣公安部門只好暫時將此案擱下。

1983年,“嚴打”開始,王桂秀等被拐賣案被重新辦理。同年11月,周爵斌因涉嫌拐賣人口罪被逮捕。

屈打成招 民警作證曾刑訊逼供

周爵斌堅決否認參與“李木匠”販賣人口的勾當;他承認收過“李木匠”500元,但稱這些錢是“李木匠”此前欠他的藥費。但是,這樣的解釋未能過關。

根據后來受害人王桂秀等人的證詞,警方抓捕周爵斌前做了充分的“準備”。他們先是讓王桂秀、李勝秀修改證詞,又讓冷芬寫了兩封“舉報”信,檢舉舅舅周爵斌“脅迫”其找女同學外出和將王桂秀等帶到河市鎮閣溪橋的經過。

王桂秀等之所以改變證詞是因為遭到威脅。根據2004年達州市中院法官、檢察院檢察官及周爵斌代理律師聯合赴北京、山東等地調查的結果,“嚴打”期間辦案人員對受害人及證人進行了威脅。周爵斌被抓捕后,堅稱事先不知道“李木匠”有拐賣王、李的目的。隨后,周爵斌遭到了刑訊逼供。

2004年,多名訊問人員和值守人員等向法官、檢察官講述曾目擊周爵斌被刑訊逼供。對周實施刑訊逼供的人員也表示了懺悔。

達縣公安局民警黃一友證實,他親眼看到辦案人員崔福生在審問周時,周僅穿著內褲被繩子綁著,繩子嵌進了肉里。

這段歲月于周爵斌是刻于發膚的歷史:頭部一側的兩大條傷疤,右額內至今還殘留著金屬物,右手臂上的烙傷瘡疤,兩只手腕上手銬磨爛的疤痕,受傷萎縮的右手小手指以及遍布傷疤的雙腿。

終獲平反 300余次寫血書喊冤

1984年1月,達縣法院以拐賣人口罪和詐騙罪,判處周爵斌有期徒刑15年,并追回“全部贓款、贓物”。

服刑期間,周爵斌300余次寫下血書申請監獄為他呼吁冤情。

“你看我的手,割了這坨肉下來后,我寫了48個冤字血書。”周爵斌伸出左手給記者看,中指的指腹有一個凹下去的疤痕,“我把手指割開,在每封狀書后面都用血寫一個大大的‘冤’字。”周爵斌說,只有用血,這樣一筆一畫地寫,才能表達出自己的冤到底有多深。

1989年4月,達縣法院改判周爵斌有期徒刑4年,他得以出獄。

周爵斌始終相信自己無罪,出獄后仍然繼續申訴。1991年,達縣法院認定周爵斌“不構成詐騙罪,拐賣人口情節輕微,免予刑事處罰”。1996年,達縣法院最終宣告周爵斌無罪。

周爵斌向記者展示《刑事判決書》和《國家賠償決定書》。

再遭定罪 舊案重提終審被判2年

就在1996年周爵斌被判無罪后,他在達州市通川區金華巷開了一個診所,“必須賺點錢養活妻兒老小。”1997年3月,達縣衛生局恢復其在河市鎮衛生院的工作。

在給百姓治病的同時,周爵斌也為一些政府官員治好了病。看到周爵斌幫助一些病人用中醫戒毒,這幾名政府官員多次舉薦周爵斌到達州市公安局下屬的戒毒所工作。

在這幾名官員的勸說下,周爵斌放棄了當時每年20余萬元的高收入,于1999年從原單位達縣河市鎮衛生院以“特殊人才”商調到戒毒所工作。

就在一家人以為生活就要好起來的時候,噩耗再次襲來。

按周爵斌的說法,在商調達州市公安局下屬的戒毒所時,達州市公安局某領導向其索要10萬元“打點費轉警”未遂,遭到其斥責,并對其實施了報復。一個事實是,2004年全國兩會期間,達州市的一名全國人大代表向省領導書面反映周爵斌系勞改釋放人員進了公安隊伍,以及周的調動有問題。

隨后,達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這樁已“宣告無罪”八年的案子進行調查,并決定提審。2004年12月6日,達縣法院以王桂秀、李勝秀、冷芬等2004年陳述不客觀真實,不足以推翻各自在1983年的陳述,宣布不予采信。周爵斌再次被以拐賣人口罪獲刑兩年。

二次昭雪 省高院提審宣告無罪

2004年9月,達州市委以“周爵斌、李澤芳等三人是黑警察”為由,作出了辭退周爵斌公職的決定。

“所謂‘黑警察’,是指非法轉了警,被授予警銜,才叫黑警察,我一沒有轉警,二沒有授警銜,連黑警察的邊都靠不上,這豈不是天大的笑話嗎?”周爵斌繼續申訴。

2007年底,全國人大內司委要求最高法對該案進行復查。2008年8月,最高法派員到達縣法院調取案卷,但案卷卻不翼而飛。

2012年2月,周爵斌將遭遇發到多家網站上。當年10月,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決定對周爵斌案進行提審。

2013年大年初十,周爵斌從達縣法院拿到了四川省高院的(2012)川刑提字第4號判決書。周爵斌終獲清白。拿到判決書的那天,周爵斌買了串長長的鞭炮在樓下噼里啪啦地放了10多分鐘。那天,這個在刑訊逼供中沒流一滴眼淚的男人捂著臉號啕痛哭。

追責到底 要求恢復工作至今無果

“我一定要追究相關責任人,討回公道。”按照法律程序,周爵斌向達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國家賠償。2013年7月,達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做出賠償周爵斌因限制人身自由2141天及精神撫慰國家賠償金共計42萬余元。

這一筆賠償金來之不易。周爵斌稱,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2013年8月底便已受理自己的賠償申請,但在他還不知情的情況下,達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蒲春天卻打電話恐嚇周爵斌,“他說高院沒有受理,要我撤回上訴,放棄部分賠償,中院才會賠我錢”。為了獲得賠償,周爵斌只好撤回交到高院的國家賠償申請。

周爵斌認為,相關部門除了應該給予賠償、補發工資外,還應該恢復其在戒毒所的工作。“市紀委及市委早在我刑事判決書下達半年之前的5月12日就決定將我辭退,這是違背國家法律法規的。”

2012年4月4日,就周爵斌恢復工作的問題,達州市委召開了常委會研究。周爵斌稱,由于會上出現爭議,常委會決定再次成立專案組,還是由市紀委復查辭退他一案。

但之后一年多里,周爵斌數次找到相關負責人,哀求對方盡快落實政策,恢復工作一事仍然無果。

尾聲

如果沒有這些事 大兒子都32歲了

2015年的春天,在一個雨過天晴的夜晚,在達州的家中,面對記者,周爵斌提起30年的洗冤路仍然不能平靜。

當年周爵斌被逮捕時,他的前妻易家淑已懷有6個月的身孕。周爵斌被抓后,易家淑打掉了腹中的胎兒,和周爵斌離了婚。“我不怪她,當時說要判15年,她還年輕,我不可能讓她等我。”周爵斌這么對記者說。

如果不是這起冤案,周爵斌的第一個孩子如今已經32歲了。“聽說是個兒子呢。”60歲的周爵斌說到第一個孩子時,嘴角微微向上揚起,扯出了一絲笑容,“如果沒有這些事情,我的孫子現在也很大了呢!”啪嗒,周爵斌的眼淚從眼角滑落,掉在傷痕累累的腿上。

(來源:京華時報)

版權聲明:

1、凡本網注明"來源:海東時報 版權均屬海東時報所有,任何媒體、網站或單位和個人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鏈接、轉貼或以其他方式復制發表。

  

2、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作品的媒體、網站,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及作者”。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依法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鄉村醫生申冤30年兩度獲刑兩度平反

周爵斌雙腿因遭刑訊逼供遍布疤痕。

“獲罪——平反——再獲罪——再平反”,這是四川省達州市達縣河市鎮醫生周爵斌(現名周覺斌)30年的遭遇。1983年的“嚴打”中,周爵斌被以拐賣人口罪和詐騙罪判刑15年;入獄5年多后,獲改判有期徒刑4年,得以出獄;經多次申訴,周被判處免予刑事處罰;1996年,達縣法院宣告周爵斌無罪;不料,2004年,他卻再次因同一事實獲刑兩年;直到2012年年底,四川省高院提審此案,周爵斌才獲得最終的平反。

蒙冤30年,周爵斌父母雙亡、與妻離婚。如今找回了清白,周爵斌已年逾花甲,他申請恢復工作、補發工資,遲遲得不到解決,而釀造冤案的始作俑者也未被追責。
    飛來橫禍 被指拐賣人口遭逮捕

1954年,周爵斌出生在一個中醫世家,他從小就跟隨父親學中醫,是家傳十三代中醫傳人。周爵斌接父親的班到達縣河市鎮衛生院工作,一直以來,周爵斌勤奮刻苦,在治療疑難雜癥方面取得了一定的成績。周爵斌覺得,只要不怕吃苦,他就能過上好日子,也能幫到更多病人。

但是,一封投遞到四川達縣公安局的求救信將周爵斌美好的愿望徹底摧毀。

時年20歲的達縣女子王桂秀在求救信中稱,她被一名叫“李木匠”的男子販賣到山東聊城的農村。一同被拐賣的還有她的同學李勝秀。

達縣公安部門對拐賣案進行調查時發現,“李木匠”是王桂秀和李勝秀的同學冷芬在1981年8月10日介紹認識的,“李木匠”的真實姓名、工作單位、家庭住址等信息不詳,無從查找。而最先認識“李木匠”的,正是冷芬的舅舅、河市鎮衛生院職工周爵斌。

周爵斌稱,他是1981年6月在達縣中醫學校進修時認識“李木匠”的,因為只是點頭之交,所以沒問過對方姓名。

同年8月12日,周爵斌在去武漢的火車上與王桂秀、李勝秀和帶她們“去河北找工作、找男朋友”的“李木匠”等3人相遇。周當時是去湖南看母親,但架不住李勝秀要求其護送的要求,便隨3人來到山東聊城。周爵斌返回時,“李木匠”給了他500元錢。由于之前他曾替“李木匠”看過皮膚病,李并未給錢,所以他就收了。沒想到種下了禍根。

王桂秀兩次證實被騙賣不關周爵斌的事。李勝秀也證實,“是李木匠拐賣的,周爵斌沒有參與拐賣”。由于“李木匠”無法找到,達縣公安部門只好暫時將此案擱下。

1983年,“嚴打”開始,王桂秀等被拐賣案被重新辦理。同年11月,周爵斌因涉嫌拐賣人口罪被逮捕。

屈打成招 民警作證曾刑訊逼供

周爵斌堅決否認參與“李木匠”販賣人口的勾當;他承認收過“李木匠”500元,但稱這些錢是“李木匠”此前欠他的藥費。但是,這樣的解釋未能過關。

根據后來受害人王桂秀等人的證詞,警方抓捕周爵斌前做了充分的“準備”。他們先是讓王桂秀、李勝秀修改證詞,又讓冷芬寫了兩封“舉報”信,檢舉舅舅周爵斌“脅迫”其找女同學外出和將王桂秀等帶到河市鎮閣溪橋的經過。

王桂秀等之所以改變證詞是因為遭到威脅。根據2004年達州市中院法官、檢察院檢察官及周爵斌代理律師聯合赴北京、山東等地調查的結果,“嚴打”期間辦案人員對受害人及證人進行了威脅。周爵斌被抓捕后,堅稱事先不知道“李木匠”有拐賣王、李的目的。隨后,周爵斌遭到了刑訊逼供。

2004年,多名訊問人員和值守人員等向法官、檢察官講述曾目擊周爵斌被刑訊逼供。對周實施刑訊逼供的人員也表示了懺悔。

達縣公安局民警黃一友證實,他親眼看到辦案人員崔福生在審問周時,周僅穿著內褲被繩子綁著,繩子嵌進了肉里。

這段歲月于周爵斌是刻于發膚的歷史:頭部一側的兩大條傷疤,右額內至今還殘留著金屬物,右手臂上的烙傷瘡疤,兩只手腕上手銬磨爛的疤痕,受傷萎縮的右手小手指以及遍布傷疤的雙腿。

終獲平反 300余次寫血書喊冤

1984年1月,達縣法院以拐賣人口罪和詐騙罪,判處周爵斌有期徒刑15年,并追回“全部贓款、贓物”。

服刑期間,周爵斌300余次寫下血書申請監獄為他呼吁冤情。

“你看我的手,割了這坨肉下來后,我寫了48個冤字血書。”周爵斌伸出左手給記者看,中指的指腹有一個凹下去的疤痕,“我把手指割開,在每封狀書后面都用血寫一個大大的‘冤’字。”周爵斌說,只有用血,這樣一筆一畫地寫,才能表達出自己的冤到底有多深。

1989年4月,達縣法院改判周爵斌有期徒刑4年,他得以出獄。

周爵斌始終相信自己無罪,出獄后仍然繼續申訴。1991年,達縣法院認定周爵斌“不構成詐騙罪,拐賣人口情節輕微,免予刑事處罰”。1996年,達縣法院最終宣告周爵斌無罪。

周爵斌向記者展示《刑事判決書》和《國家賠償決定書》。

再遭定罪 舊案重提終審被判2年

就在1996年周爵斌被判無罪后,他在達州市通川區金華巷開了一個診所,“必須賺點錢養活妻兒老小。”1997年3月,達縣衛生局恢復其在河市鎮衛生院的工作。

在給百姓治病的同時,周爵斌也為一些政府官員治好了病。看到周爵斌幫助一些病人用中醫戒毒,這幾名政府官員多次舉薦周爵斌到達州市公安局下屬的戒毒所工作。

在這幾名官員的勸說下,周爵斌放棄了當時每年20余萬元的高收入,于1999年從原單位達縣河市鎮衛生院以“特殊人才”商調到戒毒所工作。

就在一家人以為生活就要好起來的時候,噩耗再次襲來。

按周爵斌的說法,在商調達州市公安局下屬的戒毒所時,達州市公安局某領導向其索要10萬元“打點費轉警”未遂,遭到其斥責,并對其實施了報復。一個事實是,2004年全國兩會期間,達州市的一名全國人大代表向省領導書面反映周爵斌系勞改釋放人員進了公安隊伍,以及周的調動有問題。

隨后,達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這樁已“宣告無罪”八年的案子進行調查,并決定提審。2004年12月6日,達縣法院以王桂秀、李勝秀、冷芬等2004年陳述不客觀真實,不足以推翻各自在1983年的陳述,宣布不予采信。周爵斌再次被以拐賣人口罪獲刑兩年。

二次昭雪 省高院提審宣告無罪

2004年9月,達州市委以“周爵斌、李澤芳等三人是黑警察”為由,作出了辭退周爵斌公職的決定。

“所謂‘黑警察’,是指非法轉了警,被授予警銜,才叫黑警察,我一沒有轉警,二沒有授警銜,連黑警察的邊都靠不上,這豈不是天大的笑話嗎?”周爵斌繼續申訴。

2007年底,全國人大內司委要求最高法對該案進行復查。2008年8月,最高法派員到達縣法院調取案卷,但案卷卻不翼而飛。

2012年2月,周爵斌將遭遇發到多家網站上。當年10月,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決定對周爵斌案進行提審。

2013年大年初十,周爵斌從達縣法院拿到了四川省高院的(2012)川刑提字第4號判決書。周爵斌終獲清白。拿到判決書的那天,周爵斌買了串長長的鞭炮在樓下噼里啪啦地放了10多分鐘。那天,這個在刑訊逼供中沒流一滴眼淚的男人捂著臉號啕痛哭。

追責到底 要求恢復工作至今無果

“我一定要追究相關責任人,討回公道。”按照法律程序,周爵斌向達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國家賠償。2013年7月,達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做出賠償周爵斌因限制人身自由2141天及精神撫慰國家賠償金共計42萬余元。

這一筆賠償金來之不易。周爵斌稱,四川省高級人民法院2013年8月底便已受理自己的賠償申請,但在他還不知情的情況下,達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副院長蒲春天卻打電話恐嚇周爵斌,“他說高院沒有受理,要我撤回上訴,放棄部分賠償,中院才會賠我錢”。為了獲得賠償,周爵斌只好撤回交到高院的國家賠償申請。

周爵斌認為,相關部門除了應該給予賠償、補發工資外,還應該恢復其在戒毒所的工作。“市紀委及市委早在我刑事判決書下達半年之前的5月12日就決定將我辭退,這是違背國家法律法規的。”

2012年4月4日,就周爵斌恢復工作的問題,達州市委召開了常委會研究。周爵斌稱,由于會上出現爭議,常委會決定再次成立專案組,還是由市紀委復查辭退他一案。

但之后一年多里,周爵斌數次找到相關負責人,哀求對方盡快落實政策,恢復工作一事仍然無果。

尾聲

如果沒有這些事 大兒子都32歲了

2015年的春天,在一個雨過天晴的夜晚,在達州的家中,面對記者,周爵斌提起30年的洗冤路仍然不能平靜。

當年周爵斌被逮捕時,他的前妻易家淑已懷有6個月的身孕。周爵斌被抓后,易家淑打掉了腹中的胎兒,和周爵斌離了婚。“我不怪她,當時說要判15年,她還年輕,我不可能讓她等我。”周爵斌這么對記者說。

如果不是這起冤案,周爵斌的第一個孩子如今已經32歲了。“聽說是個兒子呢。”60歲的周爵斌說到第一個孩子時,嘴角微微向上揚起,扯出了一絲笑容,“如果沒有這些事情,我的孫子現在也很大了呢!”啪嗒,周爵斌的眼淚從眼角滑落,掉在傷痕累累的腿上。

(來源:京華時報)

精彩推薦

红包麻将下载安装 山东11选5 14场胜负彩即时比分 20选5 雷速体育进球 007大赢家即时比分网 总进球 湖北十一选五 188足球比分预测 广西11选5 福建快三 广州恒大新浪体育 陕西快乐十分 亿客隆APP 快乐时时彩 北单比分开奖查询 山东十一选五